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蕉窗听雨

我的摄影艺术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  

2011-10-04 12:37:35|  分类: 我的原创摄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
琉璃厂,分为琉璃厂西街和琉璃厂东街,位于北京市宣武区和平门外南新华街两侧。明代以由北向南贯穿琉璃厂的河沟为界,西部属宣北坊管界,东部属正西坊管界。清代属外城北城辖区。
琉璃厂曾是元、明、清三代为皇家烧造琉璃瓦件的窑场。《光绪顺天府志》记述,清代乾隆三十五年(1770年),琉璃厂的窑户挖土时,发掘出辽代官员李内贞墓葬,墓志称李内贞死于辽保宁十年(978年),葬于“京东燕下乡海王村”。“京”,即位于今北京市宣武区广安门一带的辽代燕京城,琉璃厂恰在燕京城东,从此人们又将琉璃厂地区称为海王村,1917年开辟了海王村公园。
清康熙时期诗文名家王士祯所著《香祖笔记》记述,当时“京师书肆皆在正阳门外西河沿,余惟琉璃厂间有之”。及至乾隆年间琉璃窑场被迁往西郊琉璃渠村之后,琉璃厂地区遂发展成为著名的书市和古董、字画商街。清人戴璐所著《藤阴杂记》记述,乾隆三十八年(1773年)开始编纂《四库全书》,在翰林院设置四库全书馆,“每日清晨诸臣入院,设大厨,供茶饭。午后归寓,各以所校阅某书,应考某典,详列书目,至琉璃厂书肆访之”。那时,江浙书商纷纷前来北京琉璃厂开店卖书。《藤阴杂记》还记述了一则诗话:曾任《四库全书》纂修官的程鱼门入住琉璃厂东街王士祯故居之后,写了一首描述居住环境的诗送给袁枚观看,诗中有句说“势家歇马评珍玩,冷客摊钱问故书”,袁枚看了以后笑道“此必琉璃厂也”。
清代藏书家李文藻多次到琉璃厂搜寻古籍,他所著《琉璃厂书肆记》记述说,琉璃厂街长二里许,以中部河沟的桥为界,东街有二十多家书肆,还有卖眼镜、烟袋、日用杂物的店铺。西街有七八家市肆,还有卖古董、字画、碑版字帖的店铺。
清代吴长元所著《宸垣识略》记述,明代“灯市向在东安门外(灯市口),今散置正阳门外、花儿市、琉璃厂、菜市诸处,而琉璃厂尤盛。厂前陈设杂技,钲鼓聒耳。游人杂沓,市肆玩好、书画、时果、耍具,无不毕集。自正月十四、五至十六、七而罢,名曰逛厂”。此为北京人过年逛厂甸习俗的由来。
民国初年,纵贯琉璃厂的河沟被改建为南新华街。1926年,南新华街北端的城墙又开通了和平门,与北新华街相通,琉璃厂的交通更为便利。如今的琉璃厂延续了200余年的文化历史传统,街头鳞次栉比的老字号店铺和琳琅满目的文化特色商品,吸引着无数的中外游客。
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
 琉璃厂街上的许多店铺,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,而且也对中国的文化做出了重要的贡献。开设于咸丰年间的来薰阁是古书善本经营的老店。现藏北京图书馆的《忠义水浒传》(100卷28册,施耐庵撰,罗本篡修,李贽评阅,明万历刻,清康熙五年石渠阁重修本),就是此店捐赠的。北京大学图书馆藏《西厢记》,是迄今发现最早的完整刻本,也是此店搜购到的。中国书店是全国成立最早的集收购、发行、出版为一体的国营古籍专业书店。除坐收、上门收购古旧书刊外,还到全国城乡开展古旧书刊收购工作。其中5000余部罕见孤本、珍善本,收入国家级图书馆永世收藏。有300余年历史的荣宝斋,于清康熙十一年(1672)创办,取“以文会友,荣名为宝”之意。其木刻水印知名于世,成为独家的“乱真艺术”,齐白石也曾对荣宝斋印制的自己的作品难辩真伪。毛主席、周总理曾把木刻水印画《簪花仕女图》作为国礼赠送给外国元首。文房四宝为纸、墨、笔、砚的总称。琉璃厂以经营各种文房四宝赢得了文化人的赞誉。著名的“一得阁”,开业于清同治四年(1865),为中国墨汁制造首创者。制笔名家“戴月轩”,1916年以自己的名字创办制笔店。其制毛笔具有“提而不散,铺下不软,笔锋尖锐,刚柔兼备”的特点,齐白石生前最钟爱该店毛笔。
 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 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
我眼中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 - 蕉窗听雨 - 蕉窗听雨
 
 
 
 
 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0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